達特--艱難大地有情天



她嚇得瞪大眼睛,
看著那條劇毒的響尾蛇,
逐漸攀上嬰兒床,
小妹妹在堶捱恅情A
母親在一邊生病躺著,父親又不在家,
十三歲的她,應該怎辦呢?
想到父親離家前的叮嚀,
"爸爸不在時,媽媽和妹妹就由你來照顧,
有任何危險發生時,記得!鎮靜處理!"
倒吸一口氣,
轉身取下牆上的來福槍,
裝上唯一的一發子彈,
舉槍瞄準,蛇已快逼近她的妹妹了,
"砰!"
她按下人生的第一槍,擊碎蛇頭,嬰兒安然無損。
父親回家後,知道一切,立刻教她如何正確用槍,
並訓練她成為洛磯山脈的第一女神槍手。

一八三一年達特生于一個很艱難的環境中,當時,可怕的染猩紅熱,在美國賓州的北部流行。父親在她出生後不久即感染猩紅熱而病故,母親則常年臥病在床。全賴她外婆亞比該的幫助。亞比該是一位堅的女性,年輕時率領一個篷車隊,由大西洋邊橫越草原,來到北賓州的太湖,購買土地,開荒住紮。所以達特從小受堅強勇敢的外祖母亞比該的影響,性格獨立,喜愛野生動物。在她的回憶道,我的一生要感謝我外祖母,她讓我認識女性也有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。而非事實依賴男人,擺脫沒有男人就無法生存的世俗看法。我對野生動物的喜愛,也是她的啟發,她常牽著我的手,到森林裡面。看森林的動物。達特女時代的勇氣,就是這樣養成的。
後來,他們一家隨繼父遷往西部,繼父是個牧師。當繼父出外在不同的印第安部落巡迴佈道時,達特就必須照顧家庭了。她的神射槍法遠近聞名,只要一槍在手,就可以狩獵,這對她以後成為野生動物學家大有幫助。 達特最喜歡的就是繼父的藏書,在書本裡她學到野地生存的本領。她後來說道,如何機警,如何覓食,如何織衣保暖,如何取火。更重要的是,在無人之處,信仰是提供個人自身價值的唯一憑籍。為了看更多的書,她決心要讀大學。達特的父親搯盡家裡的儲蓄,加上當地拓荒居民與印地安人的支助,勉強湊足學費。她來到俄亥俄州的歐柏林大學就讀,寒暑假則會到拓荒山地教書。四年後大學畢業,達特嫁給了有六個孩子的鰥夫馬克斯威爾。馬可仕,在當地是最有錢的人,他擁有一家麵工廠,又有一家雜貨店。個性溫和,又寫得一手好字。五年後她生了個女兒,年僅二十七歲的達特就需照顧七個孩子。一八五七年,經濟不景氣,馬可仕威爾的麵粉關門。夫妻倆被迫只好改賣土產,又把生意撐起來。一八六一年,達特又與丈夫買了一個礦坑,一家去搯金,誰知,挖金不成,只有一大堆石頭。一大筆儲蓄,又付諸流水。達特就在礦區開一家旅社。初時生意非常好,卻又遭到一場大火,把旅社燒掉。一八一六一年,馬可仕威爾斯只好成為趕牛牛仔。達特再度在郊區蓋要了些小木屋讓礦工住。貧窮的生活,使平凡度日都成為辛苦的事。然而,她並沒有被打倒,在辛苦中,依然寫道:「實在很難相信,在這片荒幅的礦山,可以找到這麼多花」達特常在山上採野花。
達特意外地發現她們家在森林中的一間小木屋被一個獵人侵佔了。並且這個獵人態度惡劣,口出穢言。但達特並不生氣,因為她看到屋子裡擺滿了"動物標本",於是請這位強占房屋的野人教她製作標本。沒想到野人大發脾氣,將她趕了出去。於是達特把這件事告訴了她丈夫,兩人偷偷躲在林中,等野人出去時,再到屋裡去看動物標本及製作標本的工具。就這樣,達特學成了十九世紀最傑出的野生動物標本學家。一八六二年一月一日,她寫信回家,任何有關製造標本的書給我。這是一種藝術,能將動物栩栩如生得由原保存下去。一八六四年她又回到大學念了五年的自然科學,尤其深入學習製作標本,包括動物皮、毛的割取,動物內臟的處置,動物骨架的清洗,動物皮毛在骨架上的覆蓋,與動物標本的保存。每當她做一個動物標本,她就把動物原來棲息地附近的樹木、花草、石頭完全用標本製作起來,一起展示。她這一創見,使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都群起效仿,對於大自然教育有很大的貢獻。一家人都知道,她從事一件學會了也不能賺錢工作,然而全家支持他,她的丈夫開了一家鋸木場,支持她的學費。她的女兒,梅寶後來寫道:一家人必須要有堅強的心志,否則會擔不起不起對藝術與科學的狂熱。
為了研究野生動物標本的製作,達特在家媥i了許多動物。以觀察他們在狀態下的行為。
梅寶道:「家裡養羚羊,就像家犬一樣,跟著我們到處來走去。給它取名叫狄克,家裡又有一隻長滿剌的豪豬,老是爬到人家的膝蓋上,要人給它拍拍。」一八七三年,達特把她的標本,四十八種哺乳類,兩百三十四種鳥類,按著生物分類。與棲息環境一同展示,門票每人角五分,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。她終於有錢,將女兒送去讀大學了。她的展覽被視為是一扇教育的櫥窗。有一種稀有的貓頭鷹,是她先發現的,後來名就取為《馬可仕威爾女士的貓頭鷹》她也製做了一只黑足雪貂的標本,結束了科學界長期為有沒有這種動物存在的爭議。梅寶描述母親的緝獸技術:「動快如兔,靜如木,能爬、能跑、能跳、能鑽。有次為抓-一隻松雞,在山頂埋伏了幾天;為了看--隻鳥,在樹底站幾個小時;為了配合動物的活動,連深夜、下大雷雨也出發,那是超乎一般人的勇氣與毅力,難怪許多參觀的人都驚訝道:"這會是一個女人做出來的嗎?
她的作品被許多大博物館如史密森協會、耶魯博物館所珍藏。一八七九年,達特已經不能跟著野獸一起跑了,她又到麻省理工學院念動物與化學系。一八八一年五月三十一日病逝。她一生好學不倦,成為女性的楷模。